話說小時候的黑寡婦也是天天騎著腳踏車在三峽的鄉間奔馳,除了上下學代步之外,腳踏車更是到處冒險的重要夥伴。還記得有一次炎熱的午後,我騎著腳踏車到離家一公里遠的柑仔店買零食,回程時車前籃子裡裝了兩瓶玻璃瓶裝的白梅芭樂汁(還有人記得這種飲料嗎?),還有可樂果,王子麵等等的好料,心裡則想著待會要小心保護這批補給闖過黑老娘的關卡,然後好好的窩在房間裡跟藏在床底下的漫畫一起假溫習功課之名,行墮落萎靡之實。  

 

 

想到那幅悠閒舒適的畫面,我笑了,腳底下不禁加快了踏板的速度,迎面吹拂的夏日暖風也變清涼了起來;就在此刻,眼前出現走過不知千百回的十字交叉斜坡,猶自沉浸在幻想中的我,本能地轉動車頭,準備在一個輕鬆漂亮的過彎之後揚長而去。然而下一秒鐘,我眼睜睜看著我的車頭受到誤判的航道指引,在重力加速度下以四十五度角,往產業道路旁剛翻整過的水田一頭栽下去……… 

那時春耕剛結束,正在整地保養的水田波光潾潾,水面下則是厚達數公尺的肥沃軟泥,所以下一秒鐘,我就成了名副其實的泥娃娃。正當我覺得今日將命喪淤泥,成為下一期稻作的最佳肥料之時,一位不知從哪來的大叔突然出現,把我從水田和腳踏車中間拉出來,然後邊忍著笑邊替我挖出腳踏車。我已經不記得那位救了我一命的大叔長什麼模樣,有沒有說些"哪ㄟ安吶"之類的話,也不記得有沒有一路哭回家了,只是帶著一身泥推著一台泥車走一公里回家,這樣的衝擊似乎讓我強迫自己連同埋在田裡的果汁與零食一樣,遺忘了這件事。直到多年後黑老娘拿出來當笑話講時,我才又斷斷續續的撿回了些許的片段記憶。 

對喔,玻璃瓶掉在田裡,希望沒有害農夫受傷………(內疚)

雖然出了這樣的意外,不過一點也沒有影響到我繼續在三峽鄉間的產業道路橫行霸道,可是我真的要很認真的告訴大家:會騎腳踏車絕對不代表會騎機車!許多人聽到我會騎腳踏車卻不會騎機車,都紛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好吧,嗤之以鼻的人還滿多的)。但是我要認真的辯解一下,因為我的臂力不夠,牽不動機車龍頭,所以在以往少數幾次的練習經驗裡,總是會被龍頭牽著走,然後上演一幕幕轉倒加犁田的精采鏡頭,以致於本來願意犧牲機車借我練的善心人士都對我表示說以後我等人家來載就好。隨著時間過去,我也越來越懶得去學騎車,當然就更罔論開車這回事了。也因此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天生被人載的貴婦命但是在換了工作之後居然很爭氣的考到了駕照唷~!


創作者介紹

黑寡婦俱樂部

小岩姐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