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失業人口之後,就呆在家裡,準備換季的事情。

我家樓下有一間洗衣店,但是天天經過,偶爾會看到他們將客人送洗的被單攤在停放店門口的車頂上曬,說什麼我也不想把衣服送那裡洗。還好巷子口右轉出去,過八九個店面,在我先前天天上班的途中有另外一家;一對五十上下的夫妻經營的洗衣店,先生體格壯碩,有幾分憨厚的楊基寬的味道;太太則是面容削瘦,一雙大眼睛在巴掌大的臉上顯得格外突出。收費不特別便宜,但是洗衣服很用心,我一些狀況很糟的衣服都有辦法救得回來。所以從我搬來以後這些年,好衣服都是給他們洗的。

我每年固定會送洗一條大毯子,幾件套裝、風衣什麼的外套。這條大毯子有很常見的牡丹花色,一面紅色調,一面黃褐色調,四面留著三公分寬的紅色厚滾邊。是當初大學畢業正式搬出家裡時,在遇到第一個寒流的時候跟媽媽要來的。這毯子之前在我家就不知道用了多久,一轉眼也暖了我十來個冬天。

今年夏天的衣服全洗乾淨,也把送洗的衣服拿回來,就開始翻出箱子裡秋冬的衣服,挑出太久沒穿跟已經穿不下的(嘆),把狀況好的另外打包,幾件泛黃的上衣則扔到一邊準備裁作抹布。清空幾個整理箱之後,把夏天衣服裝進去,翻出來的冬天衣裳,大部分還是重洗了一遍,其餘的就在後陽台一字排開掛起來驅除樟腦味,還好新竹風大,掛個一晚大致就可以穿上身了。

 

這樣的季節性勞動是一種樂趣,往往會翻出一些明明去年才買,但妳已忘得一乾二淨的衣服;若恰巧這衣服款式還新,讓自己省了一小筆當季治裝費,就像尋寶一樣的開心。另外一個問題常常分心,為了要確認是不是還穿得下,開始試穿衣服,這一下子不得了啦,試穿上衣就要搭褲子,搭了褲子要想搭鞋子,整套配好為了要變化就把幾件外套拿來配一配……這樣沒完沒了總導致換季成了必須連續幾天才能搞定的浩大工程。

 

還記得年初參加中心裡的小碎花活動,把一堆壓箱底的衣服拿出來分享,真的非常好玩,因為從毫無品味到漸漸穿出自己習慣的樣子(是說現在也不覺得自己的穿著有品味可言),的確是花了不少學費,但是把自己不適合的衣服拿出來穿在適合的美眉身上,真叫人賞心悅目呢。

 

最後,把前些日子趁太陽大曬好的棉被和毛毯舖到床上,做好過冬的小窩,就算大功告成了。

 

換了季,準備過冬的心情,打算沉潛一番,在清冷的晚風裡。

 

 

創作者介紹

黑寡婦俱樂部

小岩姐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